中国市场策略 - 卖方研究员的自我修养

Categories: General Market Analysis, Financial Analysis

Country or region: China

Summary:
This research appears on WeiXin's blog "Hong Hao China Strategy" on 7 April 2019.

这篇随笔酝酿了许久,但却难启笔。皆因每每看到有人写这个宏大的主题,一种莫名优越感时常溢于纸面。的确,卖方研究是一个很好的职业生涯。至少曾经如此。在这行里,如果能够脱颖而出,你将有机会成为自己时间的主人,相对自由地计划每天的工作。更勿论薪酬待遇、社会地位等。这些或都是现在金融、经济毕业生泛滥,年轻人前仆后继跑步入行的原因吧。然而,在义无反顾地投身于研究洪流的同时,卖方研究行业正经历着剧变。这行里,一切皆将归原 - 不论资历深浅。此将无佛处,谁人为尊?(以下,“研究”通指“卖方研究”,“卖方研究”同“券商研究”。)

Abstract

这篇随笔酝酿了许久,但却难启笔。皆因每每看到有人写这个宏大的主题,一种莫名优越感时常溢于纸面。的确,卖方研究是一个很好的职业生涯。至少曾经如此。在这行里,如果能够脱颖而出,你将有机会成为自己时间的主人,相对自由地计划每天的工作。更勿论薪酬待遇、社会地位等。这些或都是现在金融、经济毕业生泛滥,年轻人前仆后继跑步入行的原因吧。然而,在义无反顾地投身于研究洪流的同时,卖方研究行业正经历着剧变。这行里,一切皆将归原 - 不论资历深浅。此将无佛处,谁人为尊?(以下,“研究”通指“卖方研究”,“卖方研究”同“券商研究”。)
 
 
按照传统的定义,在投行里研究是一个成本中心。然而,MIFI-II重新定义了研究的价值 - 也就是,基金必须对研究单独付费。曾经,券商研究的价值是通过机构二级市场交易时佣金分仓而实现(千禧年前,券商研究还能够通过推销IPO、增发股票,来分得投行帮助公司融资的佣金)。然而,合规部建立的中国墙,早已在券商里把投行部和研究部分隔。在交易日益程序化的今天,二级市场交易(以下简称“交易”)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产生价值。无论是哪家券商交易平台上的电脑机器人完成交易,对于终端用户都没有区别。交易能够产生的价值恒定,并将无限趋零。 
 
因此,在新的环境里,在这个研究交易捆绑着的券商产品里,研究才是真正为客户增值的部分,而非已经大众商品化的交易。从这个角度看来,研究不应再界定为成本中心,反而应成为一个投行的核心竞争力。而交易将渐沦为了研究的附属品(那些特别出类拔萃的交易员除外,如Stanley Druckermiller、Paul Tudor Jones。我的朋友里也有许多优秀的交易员)。
 
道理尽管如此,MIFI-II之后,海外市场里券商研究产生的佣金一落千丈。即便是曾经最慷慨的买方基金,因研究经费的独立核算,佣金还是下降了许多,有时甚至下降多一半。其实,研究的价值并没有改变,而且很有可能提高。但是付费的习惯却一时难以改变。很多人认为券商的这种收入的变化,是对券商研究的一个挑战。然而,这里变化更多的,是交易难以像过去那样产生价值,更多的是对交易的挑战。结果,今天许多海外的券商,收入往往依赖于融资业务和自营投资。这些业务是资产负债表大小的竞争,是资金成本高低的比较。业务收入结构的改变,让今天海外的券商渐渐地远离了传统的人力资本的竞争,而越来越像传统的银行业务。
 
即便如此,改变买方对于研究的付费习惯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 尤其在一个对于知识产权的重视和保护还有待提高的社会里。这也是为什么,知识付费很可能只是一个巨大的泡沫。否则,为什么这世界上还能够成功运营、产生巨大利润的媒体已经寥寥无几?许多人认为自媒体很赚钱。其实,许多自媒体的利润,来自于产生内容的成本基本为零。而如今搭建一个快速传播平台的成本在不断地下降。相反,传统媒体则依靠自己的编辑和记者团队产生原创内容。这样的成本结构比较,立分利损。
 
如是,在新的环境里,如何能够成为一个优秀的分析员?
 
 
很多人认为,卖方研究员必须具有外向的性格。这是因为,他/她不仅仅要预测未来市场的走势,还要通过不同的渠道向外界传播自己的观点。二十多年前,我在大摩刚刚入门研究工作的时候,公司为了发现优秀研究员的特征,曾做过这么一个分析师问卷调查。出人意料的是,这个问卷调查发现大部分优秀的研究员有如下特征:1)善于独处,我行我素、脾气急躁;2)独立思考;3)好奇心强,总是在问为什么。第一组形容词,在普通人看来,用来形容的个体是“可圈可点”的。然而,恰恰是优秀的研究员孤芳自赏,敢于逆流而上,挑战权威,并承担失败的风险,方能成就他们最终的优秀。想要获得多大的荣誉,就要承担多大的风险。这些在普通人身上性格的独特性,反而成为了他们作为一个好的卖方研究员的优势。
 
如果性格(好奇心、独处、脾气)决定成败,而本性难移于江山,那么一个优秀的研究员很可能很大一部分就是天生的 - 无论后天如何努力。这是一个残酷的推论。然而,从实际经验观察看来,这个推论很可能是正确的。为什么普通的研究员遍地开花,优秀的研究员却万里挑一?这是一个入门门槛低,功成身就难的行业。作为研究部负责人,我收到的简历大部分其实都不合适。我每天目睹着年轻研究员人来人往。来的时候踌躇满志,但很多都不能贯彻始终。当然,不排除通过系统性的培训,我们可以培养出好的研究员(competent)。但是可以称之为“大师”的(guru),则是凤毛麟角。尽管如此,从研究中学习到的方法和知识,足以让那些即便是不合格的研究员也受用终身。
 
关于独立思考,这是大家都知道好的研究员都需要具备的能力。然而在实际生活中,我们看到的更多的是,研究员活成了上市公司IR投资者关系的鹦鹉。他们的研究仅仅是复述公关的官方信息、公司的季报论述,以及一些道听途说的臆测。
 
比如,我看到有的研究员,用DCF二十年的现金流折现,来估值一个通过在行业内收购兼并来增长业绩的公司,还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数字。这样的公司,首先要看的是它做这些交易(transactions)的历史往绩,收购兼并而来的子公司经营效率是否有所提高;其次要看付出的估值,以及收购回来的公司对公司整体市场价值的提升;三是要看所有的子公司的SOTP分项加总的价值,和公司整体市场价值的比较。这些合乎常理的估值比较,比折现二十年以后的现金流得到的估值可靠多了。更何况,这些公司的产品生命久期最长只有十二年。一个只拥有零到十二年久期的产品组合的公司,整体公司久期不可能超过十二年。而这些公司普遍估值高达40到60倍。等等。最后,这个公司会计账目出现了问题,被公开质疑,股价跌没了一大半。
 
可惜的是,许多的公司文化里,合理的质疑往往会被当成是“刁难”。听说有基金公司尝试大力奥“残酷无情的诚恳”的公司政策之后,一个月投研团队走了一半,公司只好作罢。其实,大力奥在《原则》中把这种现象称为“诚实的代价”。公司文化的本身,将吸引那些志同道合,又或是臭味相投的人。独立思考,独立于谁,思考什么?
 
 
不得不承认,好的卖方研究员越来越少了。买方基金经理认为卖方能够增加的价值也越来越有限。越来越少的研究员敢于挑战市场共识,提出富有争议性的观点。研究越来越趋向于市场共识。也难怪,在人类进化的初期,就是靠着抱团取暖而渡过了茹毛饮血的时代。凯恩斯曾说,我们宁愿要与共识一起犯错,也不要逆共识而成功。犯错时的耻辱感,远大于正确时的成就感。
 
这样的环境,势必使卖方研究员越来越不愿意承担风险,迫使优秀的卖方研究员转会至买方,成为基金经理。而剩下的卖方研究员,在这个日益缺乏吸引力的职业里,将渐渐地沦为营销的工具,好奇心引发的、创造性的研究将式微。这个现象正在发生。看看当下所谓牛市的环境里,卖方分析师在花样唱多。研究报告没有什么实质的不同,只是在比赛谁的声音大。
 
二十多年前,我的导师之一,当时还在大摩的Byron Wien,曾建议我们新加入的研究员,如果要成为优秀的研究员,需要做到以下几点:
 
I. 每年要做一到两个在你覆盖的行业里,非共识的、有信心的股票投资推荐。仔细向销售人员口头和书面地概况这些投资意见,并在与客户的沟通中多花些时间在    这几个股票上。
 
II. 访问那些大家都忽略的渠道。花大部分时间研究时间与供应商、公司客户和其他间接利益主体,来获得信息。对积极指导预期的公司管理层持怀疑态度。不要担     心公司不同意你的预测。参加那些另类的行业会议:你会得到新的信息来源。不要通过打电话来进行所有研究。真人见面会有很大帮助。
 
III. 定期更新你的股票覆盖。不管你覆盖的行业是什么,它都会有一些令人兴奋的成长型公司。有些好的真的会让你热血沸腾。
 
IV. 负面意见务必要清楚地表述。如果“卖出”评级会失去公司管理层的信息交流,那么“中性”评级也要清楚地表达你对公司负面的意见。不要覆盖那些管理层有      问题的公司。但也不要害怕那些不愿意交流的公司。那里往往会有一些被忽略掉的好公司。
 
V. 明确你在投行业务中的角色。你只是为投行部门提供信息和支持。永远不要让你参与的投行业务影响了你研究的客观性。你应该首先对机构和零售客户负责。
 
VI. 抽出时间,思考和放空。每周至少半天远离办公室,去思考一些看似疯狂的投机想法(新入行的研究员,仍然处于学习阶段的除外)。然后,你会发现你会不时     地陷入死胡同。但也会有那么几个很超前的想法,将使你远远领先于同行。事前预测变化,比事后分析变化要有价值的多。到最后,基金经理们会爱你的。
 
 
今夜,在卖方研究花样唱多之际,我选择了一个冷门的、关于行业长期未来的主题。既然市场上有那么多人在合唱,隔岸遥望烟火,风景还是这边独好 - 就像从九龙看中环,从新泽西看曼哈顿一样。毕竟,在我2018年十月底、十一月写2019年展望报告《峰回路转》的时候,市场还是一地哀鸿,券商还在裁人降薪,实业奄奄一息。而我对中美周期的研究成果被许多人嗤之以鼻。
 
在行业投票评选中,大约有两种途径可以获得投票:1)“保姆式”的客户服务,包括给客户送早餐午饭,接送客户孩子上学放学,给客户送礼陪游,安排演出赛事票务,出行旅游。每天电话不断,嘘寒问暖。等等;又或者 2)做好研究的本分,独立思考,另辟蹊径,做出真正的有悖于市场共识的、同时又不断被验证的研究成果。
 
归根到底,这是一个对于在生命里如何活着的选择。我早已做了我自己的选择。



Date of original publication:

04/07/2019


Statistics
Total Views: 237
Total Downloads: 0

Share Article

Reader Comments

No comments made on this post yet

Note

If you have any copyright and other associated infringements related to this item, please click on the Terms and Conditions link where you will be directed to the Digital Millennium Copyright Act (DCMA) that will outline the procedure for raising your concern.

If you have any concerns with the content of the item [e.g., offensive language and/or material, inappropriate material] then please proceed to utilize the Contact Us form. Remember that when using the Contact Us form, please ensure you reference/cite clearly the item in question (e.g., name of article, author(s) of article) and the nature of the complaint.

Categories